弘扬客家文化

在客家话中寻找古汉语的踪迹

2012-11-08 16:32:39 来源:e客家 评论(0人参与)
    客家人原是古代中原一带的汉族居民,由于战乱和饥荒逐渐向南方迁移和定居。他们说的本是中原汉语,但南迁日久,又受到当地方言和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,便逐渐形成今天的客家话。现今的客家话仍保留不少古汉语(即中原汉语)的成份,特别是宋、元时期中原流行的词语。在古汉语,如古典小说和诗词中,有许多例子足以保证这一点。

    唱喏——客家话“喏”读“也”。据《辞海》注称:古人相揖时,口有颂词,谓之唱喏。每逢祭祀祖先或扫墓时,人们要烧香作揖,这就叫做唱喏。在祭祀时,唱喏仅是拈香作揖。在《水浒传》里,有很多这个词。如果喏声很大,腰弯得很低,就叫做“唱个大喏”或“唱个肥喏”。第二十四回写到西门庆被潘金莲叉帘子的叉竿打中头巾时,潘金莲向西门庆道歉,大大地“唱了个肥喏”。西门庆来到王婆茶坊时,王婆笑道:“大官人却才唱得个大肥喏!”

    掇——客家话读“端”,即两手捧东西或搬运笨重东西。如掇石头、掇桌子、掇凳子、掇上楼去等。《水浒传》中到处都在使用。再看《诗经·周南·苤莒》:“薄言掇之”。且在古代汉语读音,“端”与“掇”在上古时代完全一致。

    没搭煞——客家话读“没”为“摩”,故念“摩搭煞”,没有味道、无聊之意。《西游记》第三十九回写到太上老君吩咐炼丹的童子要注意时,孙行者作礼笑道:“老官儿,这等没搭撒。防备我怎的?”这话中的“没搭撒”就是“没搭煞”。《金瓶梅》第五十七回有云:“你日后那没来回、没正经、养婆儿、没搭煞、贪财好色的事体,少干几桩儿也好。”

    贡脓——客家话指疮口内腐烂脓之意。《西游记》第七十三回提到孙悟空与黄花观的蜈蚣精作战,被其宝贝金光罩住时说:“却怎么被这金光撞软了皮肉?久以后定要贡脓。纵然好了,也是个破伤风。”

    转——专指直立着人或物突然倒落,客家话读成“钻”,如“路边的大树忽然转撤哩。”“他的屋转撇好几间。”这个词在先秦已开始使用。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:“凶年饥岁,君之民,老弱转乎沟壑,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。”句中的“转”释为“转落”,译成现代汉语为“倒落死在沟壑中”。

    寒毛——人脸上和身上的细毫毛,客家语叫“寒毛”。这个词早见于宋人话本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语·入香山寺第四》:“法师一见,遍体汗流,寒毛卓竖。”

      斟——客家话把“倒酒”说成“斟酒”,“倒茶”说成“斟茶”。这在唐宋人的诗文中就有不少。唐·白行简《李娃传》:“复坐,烹茶斟酒,器用甚洁。”宋·辛弃疾《浣溪沙·寿内子》:“寿酒同斟喜有余,宋颜却对白髭须。”

    几多——在客家话里,“多少”都说“几多”,如“你有几多钱”,“你屋家有几多人食饭?”此词也沿用古汉语。唐·李煜《虞美人》: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元·谷子敬《吕洞宾三度城南柳》:“酒保:‘师父,买几多钱的酒?’”

    月光——普通话(现代汉语)已不把月亮叫“月光”,而在客家话里,仍沿用古汉语把月亮叫“月光”,如把“月亮很亮”说成“月光好光”。客家话里形容词“明”“亮”都说成“光”,如“天明了”说“天光了”,“房子外面很亮”说成“屋外头好光”。在古代诗词里,也把月亮叫成“月光”。如唐·李白《静夜思》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;……。”唐·赵嘏《江楼有感》:“独上江楼思悄然,月光如水水如天”。

    细——现代汉语里,形容物之微已很少用“细”而变用“小”,而客家话仍用“细”,如“下小雨”说成“落细雨”;“小男孩”叫“细赖子”。在古典诗词里,形容小就是用“细”,如唐·贺知章《扬柳枝词》: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五代·王定保《唐摭言》卷八:“道人言曰:此细事也,也可为奏章一通。”
打印  |  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