弘扬客家文化

客家正月十五闹元宵

2013-02-22 16:35:27 来源: 评论(0人参与)
客家舞龙灯
客家舞龙灯
客家打船灯
客家打船灯
  客家正月十五闹元宵
 
  一年之中第一个月圆之夜,正值百花盛开的季节。赏花、挂灯笼、闹花灯等民俗都极具狂欢的色彩。
 
  就闹花灯,别的地方大都只一天,闽西地区一般为三天,而在闽粤赣边交界处的武平中山镇却整整七天——正月十三上灯,一直闹到正月十九,不醉不罢休。闹灯时,主人将做好的八角灯、莲花灯、鲤鱼灯,任挑一种挂在厅堂,于灯下大宴亲友。宾客各携烟花爆竹竞相燃放。席间猜拳行令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人间烦恼浸泡在美酒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,但看一年忙碌,难得一醉方休。
 
  灯谐“丁”,对客家族群而言,但凡家中新添男孩都要上灯以庆,可见人丁兴旺对客家族群的特殊意义,不过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些“将军世家”对远古岁月的怀念。中山镇位于闽西、粤东、赣南交界处,从唐代开始到北宋,一直是镇、场、县治所,为历代屯兵的地方。明洪武二十四年,广赣两地寇贼猖獗,明太祖朱元璋特令设立武平千户所,先后派遣18位将军和18位副将进驻千户所。随着军士屯田政策的推行,这些被派遣来的36位将领,三分守城,七分种地,许多人在服完兵役后,就地解甲归田,而这些将领的后人也在中山一代代地繁衍下来。传说,明代的中山还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村,18位将军被派遣到这里时,多少有些怨言。为此朱元璋颁下诏书,特许每位将军带走一样京城的东西,以解将士思乡之苦。将军们各自挑选了一种能够寄托自己情感的物品来到中山镇。600余年过去了,完好保存下来的就只有洪家将军带来的宫灯。
 
  花灯虽和别处相似,但在闹灯方式上,中山花灯似乎闹意更浓。它不仅持续时间长,而且规模宏大。旧时有“所城十三庙,庙庙闹花灯”的说法。此外,中山还独创出一种庙会与花灯相结合的“花灯戏”,真是别具风情。每到正月十三,各庙开始搭戏台,特制的木架大花灯放置戏台上,它呈长方形,高2.2米,长2.5米,宽0.7米,分上下两层。上层正面立体屏景,有山水人物,可谓五光十色,别具精致;灯的背面根据风车走马,设置灯盏72个,表示七十二行,行行出状元。下层则上演傀儡戏,戏班多从外地请来。各村的龙灯队、狮子队也云集于此,龙狮并舞,热闹非凡,可谓“花鼓龙灯闹元宵,彩灯春花万户新”。这种闹灯习俗,时间之长,规模之大,形式之美,人们之钟爱,为四邻所罕见,数百年来一脉相传。“有食无食,食到正月二十;有聊无聊,聊到灯了”,正是中山闹花灯盛况的写照。
 
  中山之外,武平平川等乡镇还有放焰火之俗,大型者为“架花”,次为“盆花”、“竹筒花”。“架花”一般需在年前预订,到时把装配好的烟火材料挑来,由师傅临时装花搭架,一般搭在祠堂外边小道上。安装“架花”的师傅说:“架花有十多层,每层都不一样,且用纸包起来,像神坛上的风灯一样,看不见里面的东西,只有烧到那一层才会显现出来。”表演时从花脚开始点燃引线,从下而上层层燃放。“架花”燃放之际,火架上的傀儡时隐时现,中有“百子三级”、“太极祥云”、“蝴蝶流星”、“华月转花”、“九龙八仙”、“五色楼台”、“人物山水”等;“蟠桃寿星,初见是蟠桃,桃开变出寿星,寿星手中执桃,开有小寿星,则前寿星又不见”;还有“仙人招鹤”、“萧史乘风”、“地涌金莲”、“五老降天”等等,不一而足,金银纷飞,场面十分壮观,喝彩声如雷震耳,响彻夜空,使得平时寂静的山村成为欢乐的海洋。
 
  “打船灯”是起源于武平县且流传较为普遍的闹元宵习俗。表演时船身内设一人抬船,船头艄公头戴笠帽,船尾艇妹长辫青衣,各持一桨,边唱边舞,时而尽情荡漾在春江之中,时而同心协力掌稳舵击风搏浪,化险为夷。曲调以《渔家乐》、《闹元宵》为主题歌,杂以《十月怀胎》、《卖杂货》等民间小调,八音伴奏,律韵和谐,优美动听,为民众所喜爱。
 
  此外,客家闹元宵,还有“迎古事”、“舞龙灯”、“元宵灯会”、“犁春牛”、“打新婚”、“甩泥巴”、“打菩萨”,以及踩马灯、踩高跷、打狮等等。这些丰富多彩、争奇斗艳的元宵民俗活动,在元宵前后几天,让整个闽西大地,几乎成为一片狂欢的海洋。
分享到:
打印  |  关闭